【誤解下的小孩】: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 陳錦宏醫師

“我的小孩小瑜今年國小五年級,在她還是國小一年級時我女兒的聯絡簿常常被老師寫紅字,不是上課不專心,就是說該帶的學用品沒帶,不然就是下課時間大吼大叫,以至下課回家常常有罰寫的工作,剛開始我認為是自己沒有把孩子敎好,所以我開始訓練她做一些簡單的事,可是小瑜就是學一樣忘一樣,生活習慣也不好,常常不洗澡、洗頭,衣服換下來也不放洗衣籃就亂塞。掃地小瑜會拿了畚箕忘了拿掃把,東西都拿都拿好開始掃地不到兩分鐘她已開始玩起玩具了,就是無法專心一致,學校的作業四個小時寫不完,我先生一直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三天兩頭國小老師告狀及安親老師每天用無奈的眼神告訴我先生,小瑜寫功課不專心,而拖長安親老師下班的時間,所以我先生就用打來處理並威脅超過八點功課未完成不能吃晚餐,看得我很心酸,晚上睡覺也因小瑜的事情常常掉眼淚,無法入睡,一直到小瑜國小三年級下學期,我的鄰居告訴我,他有認識一位朋友的孩子跟小瑜的狀況很像,有去醫院身心科做評估並做治療,現在情況好很多,學業也進步很多,就因為鄰居的一句話改變了小瑜,雖然治療才短短一年多,小瑜的生活情況改變了許多。會愛乾淨、會整理書桌、會洗碗、學校老師也常常讚美小瑜是一位貼心的小孩。我先生也不再發脾氣,親子關係也進步了。如果孩子的生活步調無法跟上周圍的人,不要去譴責孩子,應該去了解並協助找專業人士或醫師做適當的評估與治療,才能幫助孩子成長及提升自信。”

小瑜是臨床上典型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ADHD)的治療例子,父母和兒童常走過一段很長的冤枉路後才找到適當的治療方式。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一個極度常見的兒童疾患,全世界約4-12%的兒童有此問題,在台灣的研究顯示7.5-9.9%的兒童有此現象。此疾患特徵在持續的過度不專心及(或)過動/衝動表現,有些兒童以過動/衝動表現,有些則只有注意力不集中而無過動,也有人兩者都有。

未治療的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兒童會影響其學業表現,社會功能及生活品質,且將來容易因長期處在被指責,誤解的情況下(如長期作業品質不佳被罰寫甚至被記過),扭曲自尊及自信的人格發展,開始其他的問題,如反抗對立疾患 (易怒,指責他人,反抗規則),行為疾患(打架,說謊,偷竊,逃學等),藥酒癮及憂鬱症等;長期對學業成績,工作能力及工作維持均有負面影響。有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兒童的家庭容易產生家人衝突及家庭壓力,父母會因處理這些兒童產生的問題減少自己工作、社交或休息的時間,甚至因此影響父母自己的身心健康及婚姻狀態。研究顯示美國一年因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損失高達近40億美金,其中即包括父母的工作損失。

相對於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常見性及其對兒童及家人廣泛的影響,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是一治療效果良好的疾病。以藥物治療為例,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藥物治療已發展超過五十年,近年來更有新式藥物的進展,而近八成的兒童的注意力,控制力可因藥物治療有所改善,六成兒童成績有進步。然而常見的問題是只有部分的兒童接受治療,在國外只有一半的兒童接受診治,在台灣則低於此比例接受此診治。主要原因在於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兒童常被誤解是不認真所以不專心或者是調皮所以過動,然而越來越多研究顯示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是腦神經認知功能的缺損才會有不專心或好動的表現,其原因和腦部神經傳導物質相關,而此缺損有可以因藥物或合併行為治療協助調整腦部神經傳導物質有所改善。另一原因是因為父母常對治療藥物無充分瞭解而不敢治療。比如最常用的治療藥物利他能或專思達,常被擔心會有上癮的情況。事實上最近的研究顯示,不治療的ADHD小孩將來變成藥酒癮的患者機會是有治療的人兩倍危險,而越早治療的人藥酒癮的機會越低。結果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兒童就常面對像小瑜一樣的遭遇,在學校挫折及處罰,在家中被處罰,而父母甚至老師也因此承受極大壓力。

為了讓父母更瞭解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相關知識及各種治療方式,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身心科已固定於台中市舉辦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講座及父母座談會,將由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及有經驗的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兒童的家長提供訊息,並當場解答父母的困惑,讓父母不會因為自己的誤解而加重小孩的挫折及延緩求助,進而防止小孩在長期自信及學習被症狀所阻礙之下所衍生的後遺症。亦歡迎有需要的學校可聯繫本團隊至學校座談此相關問題。

(撰寫人:中山醫學大學身心科/倫敦大學國王學院 陳錦宏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