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媽遇到ADHD的小孩:ADHD媽媽參加立法院公聽會的分享

我的兩個小朋友分別在幼稚園大班小一確診,因為當時的資訊不多,社會氛圍總是說利他能是類安非他命,所以一路走來,我都不敢給孩子用藥。大女兒小一讀某個國小,老師無法帶孩子,看到孩子被老師孤立在角落,同學集體把孩子的書包丟到操場,我選擇轉學逃離,轉到相對友善的學校。即便是這樣,聯絡簿是滿江紅,不能下課,罰寫作業,處罰不能參加運動會都是常態,書包被老師當眾翻給同學看,讓孩子在眾人面前被羞辱,孩子被同學說是班上的細菌…….。

安親班,被拒絕了N個,孩子被老師打到瘀血,哭著說不要上安親班,後來轉到一個很好的安親班,老師盡力了,但孩子帶來的麻煩,讓老師很挫折(無法自己整理考卷、無法把該帶回來的功課帶回來、連基本的聯絡簿都無法完整抄寫完成…….)。最後,加費請老師一對一教學,國小畢業之前,所有的科目,幾乎都是一對一教學補救,救數學放棄英文。每個月,兩個孩子安親家教花費超過3萬元。孩子的注意力無法集中,也是意外事故率高的原因之一,服藥之前,我真的不敢讓孩子騎腳踏車,因為他們橫衝直撞,我們家的腳踏車總是在最短時間被孩子撞樹撞石頭,跌倒摔壞……

除了家教,我帶孩子上了一堆課程,學習如何學習、學習如何溝通、人際關係的建立、定位法、排毒、自然療法、貴森森的花精、自費體內重金屬檢查、熬合劑治療、纏繞……….花的錢不計其數,只要聽到能夠幫助孩子的課程,我都想盡辦法帶孩子去上。運動課程,如羽毛球,被教練拒上團體班,只能一對一請教練。但這些課程並沒有改善我孩子的狀況阿………….。

女兒,在國一上學期,逢青春期,再加上功課無法跟上,整個在班上崩潰,當老師同學面前,拿美工刀割自己,看著她這麼痛苦,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女兒說,媽媽,你帶我去看醫師,剛好在當時遇到朋友介紹陳錦宏醫師,他開啟了我們人生的另一頁。就醫後,不到一個月就有明顯的改善,情緒穩定了,人際關係開始改善(女兒說,她服藥之後,總算聽懂地球人講的地球話)上課專心,功課進步了,國一下學期,拿到人生的第一張比賽獎狀,改變是這麼的神奇而快速,之後文學、美術的得獎不斷,作品被國家收錄,今年已要進她喜歡的大學科系就讀。弟弟也開始跟著服藥,校外教學不再是我的惡夢,為著沒有人要和他同一組,我每每都要去當志工陪同,不然老師無法找到願意和他同組的同學。

如果時間可以倒轉,我一定要一開始就讓孩子接受治療,我們很晚才就醫,有許多行為治療沒有做到,孩子到現在還是缺少了許多歸納整理的能力如果可以早一點接受治療,孩子不會經過這麼多的挫折,國小的回憶不會是孩子的惡夢。如果可以,我不用耗盡精力拼了命的賺錢來讓小孩上這麼多課程去解決ADHD的困難,單親的日子裡,我原本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我的孩子,而這些都錯過了,我們的生活回憶也就不會這麼的苦。每次的分享,總是讓我心好酸好酸,因為真的好辛苦好辛苦。

今天站在這,想告訴大家,我是一個很用心很用心的媽媽,但如果能有專業醫師的協助,再加上藥物的輔助,其實,要給孩子的課程他們才能吸收,也不會狀況連連

有一位18歲的中輟生,被家人奶奶父親都放棄趕出家門的狀況下,媽媽偶然看到陳醫師在報上分享ADHD資訊,抱著最後希望偷偷帶著孩子來看診,後來孩子回到學校,後來孩子說,我以前不是不想讀書,而是腦袋亂到無法控制,失控的日子讓他走入幫派、逃學、蹺家……..看著孩子在接受治療後,重新找回家人回歸學校,當孩子好到可以站在台上分享他的重新啟動,那是多麼令人感動,如果能夠及早治療,是否冤枉路可以不要走這麼多,是否,有些憾事可以不要發生。

因為我走了許多冤枉路,所以,今天,懇請立委,幫幫我們,幫幫還在受苦的孩子家長們,給予友善的就醫診斷環境,多些資源給這些為了我們盡心盡力的好醫師們,不論是在研究方面或是在家長支持團體。還有學校體系學校教育資源,讓老師們有專業的知識來瞭解孩子,協助孩子。幫幫這些ADHD孩子們,不要讓他們繼續因為ADHD而受苦。

以上是我於105年7月28日於立法院ADHD公聽會的發言。

會後我有一些些心得,台灣有一群好認真的醫師在為我們的孩子努力,不論是藥物還是環境或是心理師、學校老師,甚至是我們的心動家族協會等各方面。社會的安全網,往往息息相關,一個長期在學校不如意的孩子,有很高的比率誤入歧途,當家庭教育或是學校教育又無法適時幫助,我想很多憾事的發生,是令人遺憾的

公聽會上有一些認為不用藥的家長發言,言談中談到許多對於孩子在學習上及人際關係上的不捨,也談到另一半的支持,所以能夠全心專職的一對一陪伴孩子。即便如此,講到孩子學習中面臨的一切,還是辛酸的在言談中哭出來。

面對這些家長,我有很深很深的感慨,曾經我也是相信藥物是害人的,所以我延誤了六年才讓孩子接受治療。會後有人問我,為何我現在這麼開心,講了孩子這麼多的狀況,我不會覺得辛酸辛苦嗎?我認真想了一下,真的不會耶!因為,我找到正確的方法,協助了孩子,當孩子一切的狀況都在往上時,我的心中充滿感恩!

我想說的是,家長有許多的選擇來面對ADHD,如果藥物能夠讓孩子學習專心,人際順暢,能夠讓家庭關係生活品質提升,那也是種選擇。如果,能夠排除一切,沒有經濟壓力,選擇最天然的環境,家長孩子又都能快樂坦然接受社會的對待,那也是種選擇。無論選擇哪一種方式,都要相互尊重。別因為自己對藥物的見解,要灌輸其他人,用藥就是不愛孩子的刻板印象,或是推沒有研究實據的課程。所有的一切,都是希望我們的孩子能在成長的過程中順利度過各個階段的關卡,謝謝這些努力的醫師們,感恩你們無私的奉獻!謝謝孩子們的努力,克服這麼多的困難,讓自己更好!

黑薩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