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維國小經驗的內涵

我曾經簡單描述過ADHD校園經驗中的四維國小經驗是非常重要的模式,因為它經歷了多年的努力,累積了許多的經驗,而今天成為家長口中十分肯定的ADHD友善環境。為了更清楚描述四維國小經驗,我特地再到四維國小一趟,邀請了黃圓媛校長及一些心動家族的家長一起想再了解他們的經驗。很意外的黃校長和碧珠媽媽一開始的對話就讓我釐清了四維經驗的重要內涵。

黃校長本身是特教系統出身,她說常常提醒老師,當家長尤其是媽媽在帶領ADHD小孩的時候是很辛苦及挫折,而且她們也不太可能去找其他人訴苦,因此學校老師,尤其是導師,因為是家長最可能必須互相討論解決問題的人,所以也是最可以了解困難、幫助家長的人。聽了這些話,這時候在旁碧珠媽媽就說,家長其實要意識到ADHD孩子是自己的孩子,不可能只丟給老師處理,應該自己成長,去學會什麼是ADHD,怎麼面對ADHD,然後再把自己的經驗和老師分享,當家長自己很努力,老師大多會幫忙。碧珠媽媽自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當她參加心動家族和四維國小合辦的講座後,一方面開始尋求專業協助,一方面持續參加各種講座及心動家族,並參加學校的家長團隊,持續協助相似的家庭,把自己學到的經驗很積極地分享給其他家長,即使小孩已經畢業仍然回校繼續幫忙,因為媽媽的努力,結果自己的常闖禍、和人打架的小孩小六已經成為儲備國手。

聽了這樣的對話,於是,四維國小的ADHD經驗輪廓瞬間鮮明了起來,那是一種家長及學校老師能夠同理對方的處境,並且了解自己該有的承擔,一同合作面對ADHD的聯盟關係,而不是常聽見的親、師在遇到ADHD孩子因症狀引起的各種問題時,容易彼此怪罪,認為是對方應該承擔責任的校園對立狀態。然而四維國小曾經也是這種一般常見的校園ADHD處理時的緊張狀態,而它的改變是如何形成的?故事就要從9年前開始談起。

*9年前的開始*

9年前,當心動家族開始要進行ADHD社區模式時,在第一場演講即公開提出邀請,想要和一間學校進行持續5年的合作,這中間包括對ADHD在校園整體分布的了解,ADHD對家庭及學校的影響的分析,增加家長及學校老師對ADHD知識及協助的能力等方向,希望能藉此經驗形成一種可以推廣的模式。而當時有一間學校,也只有一間學校的老師主動表達興趣,那就是四維國小。

於是當時和正在攻讀特殊教育博士的職能治療系李佩秦老師合作,和四維國小進行了一系列的做法。首先在學校舉辦了學校家長及老師的衛教演講,包括介紹ADHD症狀及影響,藥物治療,非藥物治療,家長教養及學校介入方案;之後開始進行全校問卷調查,了解ADHD症狀分布,家庭互動,學校表現,一般身體狀態,父母生活品質。其調查結果由李老師一一個別回信告知家長,並依結果提供書面建議及提供進一步協助資源。最後並到學校進行分析結果分享會並解答任何疑問。

之後李老師及陳智明職能治療師開始開設ADHD親子團體課程,邀請ADHD症狀較明顯的家庭一起參與,歷經幾梯次的團體,更能了解ADHD親子互動的問題及改善歷程,其成效也顯示對親子互動的改善度。這些歷程也記錄成一系列台灣本土ADHD家庭關係的研究論文發表於國際期刊,最後李老師也以此系列經驗完成其特教博士學位。某種程度,ADHD的四維校園經驗有一大部分來自於李博士的努力。

而我則負責接受主動至醫院求助的家庭,另外也到學校參加IEP會議,協助幫忙了數個非常困難的家庭,其中小五學生小京就是一令人難忘的例子。小京有明顯的ADHD症狀,同時合併陣發性的暴怒攻擊行為,一有問題就將周遭的桌子掀掉,常和人有肢體衝突,甚至爬到女兒牆之上作危險姿勢,即使就醫有稍微改善,但因治療用藥不規律,仍時有事件發生。有一次他上課再度出現躁動狀況,新來的老師想制止他而被打到,老師憤而將其帶到警察局,家長對老師反應非常生氣,於是找了媒體來採訪,整個事件就上了新聞,老師也欲提告,雙方陷入完全對立的僵局。

當時被邀請去參加IEP會議時的場景如今仍歷歷在目,學校與家長處於非常緊繃的關係,家長說學校有人到他家要叫他們轉學,老師覺得小孩問題無法處理嚴重影響班級運作,家長也宣稱將繼續請媒體來報導。用甚麼方法在這種對立下能讓雙方靜下心來共同處理問題,簡單講就是如何危機處理,包括降低學校面對這種不定時炸彈的不安,被威脅媒體報導的不舒服,老師情緒的處理,家長覺得孩子被過度處理及驚嚇的經驗,花了兩個小時終於讓大家回到共同的原點,即協助孩子等於協助了家庭與學校,而大人的爭執只會讓事件惡化,最後也是三敗俱傷。因此大家有了共同協助孩子的目標,我們團隊也設法提出一些資源來灌注此無法處理現況壓力的系統,於是大家在比較安心,不覺得是自己孤獨無力處理壓力的情況下,最後也找到了好的處理方式,甚至家長後來也表達對學校一起處理的感謝,從分裂對立而走向了合作成長的路徑。
*友善的種子學校*

所以今天四維國小的ADHD良好支持系統,並非自然憑空而降,它是經過了許多知識傳播、處理經驗、個案學習後形成的狀態,而其中歷經兩任陳美玲、黃圓媛校長,謝淑玲主任,石定和主任及多年來的各位老師們,大家非常持續與努力地往建立一個友善系統前進,這心意從9年來心動家族辦活動都由他們和許美智老師行政協辦,來幫台中地區老師申請訓練時數以提升老師們參加的意願即可得知。這些活動結果累積了超過2千位的老師來學習了解ADHD,結果台中區的老師們協助ADHD的能力,從就醫ADHD家庭口中得知,願意幫忙且有能力幫忙的老師比例有明顯增加。

於是一個面對ADHD症狀而引起衝突困境束手無策的系統,經過努力,能變成一種互相體諒,互助合作,有各種應變能力的友善校園環境,建立一種以學校結合專業及家庭的力量來涵容與支持ADHD兒童及家庭的校園模式。這個過程從以校園為主體的了解,訓練,服務,到支援學校ADHD教育專業主體的形成,歷經九年來低調而扎實的進展,讓許多來求診的家長對此學校的友善環境讚不絕口。這個模式甚至讓畢業的ADHD小孩家長願意繼續回來幫學校當ADHD志工,就像他們曾被幫助過一樣。

因為四維國小重要的經驗,心動家族團隊在蛻變成心動家族協會之後,從今年開始預計將要和四所學校合作推廣這樣的方式,目前也有學校開始主動和協會合作,比如東興國小甚至開始嘗試更新的模式,如謝淑玲主任轉任至北屯國小也開始做經驗傳承,於是讓ADHD友善校園的普及性及完整性的期盼,將從一間令人尊敬而努力的國小開始,繼續以台中地區為核心蔓延下去。

***後記***

自從開始記錄四維國小經驗後,四維國小接到許多家長甚至是其他學校想轉介ADHD小孩來四維,然而四維國小這幾年已接受許多類似經驗的孩子,事實上負荷已相當重,因此這樣的詢問已造成他們的負擔。分享這些模式,主要在希望有更多的學校及家庭知道這樣的經驗,並了這樣的歷程對學校、孩子與家庭的成長有重要與正向的意義,而能有更多的學校能嘗試相似的模式,如此友善及能力的種子將可以廣泛地散播,四維國小經驗的的參與者們都願意至各校園進行經驗分享,而協會將繼續努力扮演散播種子的支持力量。

歡迎有興趣的學校主動聯繫協會,我們將以聯絡的順序來決定合作的順序。

陳錦宏理事長 2017.1.30


About S-Tina WANG

adh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