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每個人注定要得到一種病,那麼,我很開心我是「過動兒」

標題這句話,是我的主治醫生,陳錦宏醫師說的。不過,我有稍作修改,不是唯心論,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這是事實。

陳醫師說:「如果每個人到這世上,注定都要得到一種病。那麼我想,最好的病就是『過動』吧!

不過我想,光是看到這句話許多家長、老師都會表示不贊同,甚至已經準備好一堆說詞反駁——又或者更激烈點的,打算回覆情緒化的回文吧?

或許你認為我什麼都不懂,就寫出這篇文章,無疑是要活找罪受,亦者挑戰社會輿論?

那麼,我就說明一下吧。

我們家有兩個小孩,很幸運的,都是有過動症。大女兒是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兒童,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簡稱為 ADHD)、小兒子是ADD,「注意力缺失症」(AttentionDeficit Disorder,簡稱ADD)。

而我,就是ADHD。由一個本身就是過動兒的人,寫出的東西——你覺得,比起沒得到的人發表出的意見,還要不可信任嗎?發這篇文章,我沒有錢可以拿,也沒有任何獎勵可以得到,但我還是決定把以前那些幾乎令我昏厥、恨不得遺忘的過去打出來。原因很簡單, 我希望更多像我——或像我弟弟的孩子,可以被大家理解。

更希望過動兒的父母,可以正視這個問題,而不是無視,強調「自己的孩子沒問題」!

說說國小吧?我很討厭念書,看到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字,彷彿就像蠕動的毛毛蟲,讓我深深厭惡。即使如此,我仍努力讀書——但,聽到老師上課教學內容,除了無趣還是無趣,就算沒有任何睡眠不足的問題,常常昏昏欲睡、頭昏腦脹。我的作業也常常缺交沒寫沒帶。把這些歸給我是ADHD,或許會被認為是在找理由開脫吧!

其實我不是不想寫,是寫不下去!

看著手中的習題,但注意力卻不知飛哪去。明明就在寫字、寫著寫著,一堆塗鴉塗滿了原本該是生字的格子,而且狀況不只一次兩次。外界一點點聲音,就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走,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心完全漂走。

我討厭一個人,卻一直都是一個人。在班上我被別人叫過細菌、被排擠被流言中傷,明明是對方討厭的行為,我卻一直做一直做……為什麼?我真的不清楚,我只知道要是這樣做,就會有人跟我說話,感覺自己不是一個人!

小學的班,我是異類,更被當作是壞學生——因為我作業不交、常常令老師頭痛、愛做別人不喜歡我做的事情、上課分心在畫畫、別人講一次的事情,我聽了三、四便還記不住……等等。反正從小一到小六,都是被排擠的。記憶最鮮明的,大概就是小五小六吧。當時我覺得自己是被遺棄的孩子,覺得大家都不喜歡我,覺得不管怎樣自己都會被別人厭惡……那時期,我學壞了。

讓媽媽頭痛、生氣,甚至無奈到幾度想要放棄我。我知道我這樣是不好的,我想控制,卻無法控制。要帶這種孩子真的很辛苦。從我媽媽身上就可以知道。許多父母帶這種孩子帶到得到躁鬱症,有一陣子,我媽媽連睡覺也需要服用安眠藥……

省略很多部分,可以說是印象不清楚、或者是那些不適合打出來。
升上國中,我非常興奮,我以為我脫離了「小學」 的噩夢 ,上學前夕我開心的跟媽吱吱喳喳,像是歡托的小麻雀。然而國一,我以為能夠改變卻仍然持續小學的狀況。翹課算了、不來學校算了……死了算了。當時的我,天天都有這樣的想法,甚至在同學面前拿美工刀直接割腕。說真的,最好別學……痛不痛是另外一個問題,重點是接下來要接受一大堆的輔導真的會讓你後悔。

我脾氣不好又愛哭,千錯萬錯都認為是別人的錯。很自私到一個令人唾棄的境界,也不知道到底什麼事是我錯還是我對。

好煩好煩好煩。

上課,我不是睡覺就是畫畫,一支兩支三支…… 警告我得到的次數都是因為「上課不專心」、有事沒事就請假, 因為不想上學所以故意感冒、成績永遠是班上倒數第一——這樣的壞學生,老師還是沒放棄。

很感謝當時的班導,沒有放棄我。

認識陳醫師,是在國一升國二那年暑假。因為我想改,我想變,我不想要再控制不了自己。

當時有一個測驗,是在看你的專注力是全國排名第幾。我記得我是倒數到七十三名的樣子、我弟弟是倒數第四十多名。呵呵、不敢相信吼!

因為現在我的成績在中間水準,甚至能到中上,上課聽講能夠完全不再打瞌睡甚至被老師盯,連人際關係也完全沒問題,甚至比較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不像以前一樣情緒大起大落,讓人摸不著頭緒,連老師也說,我有考上實驗般的能力。跟以前相比,完全不一樣。

媽媽也很驕傲的跟別人說:「你看,這是我的女兒,很棒吧!」

我很開心,我能夠控制我的ADHD,讓它融入我的生活,成為我喜愛的一部份。

為什麼ADHD讓我受了那麼多苦,我還喜歡呢?那是因為,ADHD的孩子跟別人不一樣。雖然我們平常的行為讓人煩惱,但在特定的某些點上,我們的潛力總是遠遠超乎大家的想像。

因為,雖然ADHD的大腦發育比起一般孩童晚了三年(我沒記錯的話),但運動方面的區域,卻發展的比一般孩童好。比如我, 我運動雖然上不了臺面,卻也算是班上女生中前面數來的。還有繪畫方面的天分、創意方面的潛力……贏過許多同年齡的。

開始治療後,我保留這些令我驕傲的,控制那些令我頭痛的,進步是用飛的來形容。

雖然我還是不愛念書,但是成績卻已經不用再讓媽媽擔心了。

所以, ADHD真的不可恥、甚至該感到驕傲。得到ADHD的孩子,真的勝過別人很多——如果願意敞開心胸,去接納的話。

要是我可以選擇要不要有ADHD,我想我會選擇……要!

心態很重要,真的。

結語我想介紹大家一個協會(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我媽媽是這個協會的志工、而且這個協會裡有很多跟我一樣、甚至比我更糟的學生。比如有一個哥哥是中輟生,被自己的外公外婆爸爸媽媽給放棄、甚至掃地出門。後來那個哥哥的媽媽知道陳醫師後,認為自己的小孩似乎也是ADHD,把那個哥哥拉來看陳醫師,並接受陳醫師的治療後,現在已經恢復到學校上學,成績聽說也不錯,而且老師也很喜歡他喔!

還有很多過動小孩的父母會出來一起討論、在那邊分享經驗,是個很好的大家族。我也是那邊的志工,等畢業後,我會接受正式的志工訓練……因為,媽媽和我都不希望有跟我一樣的孩子被社會誤解、走上不歸路!

陳醫師用盡全身的力量在幫助跟我一樣的孩子,對我來說相當於再生父母。儘管微薄,我也希望自己能夠盡一份心力回報陳醫師還有媽媽對我的付出。

———-by黑薩

網路文章網址: 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72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