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護者成治療者 合作模式助ADHD孩子找到亮點

http://www.chinati

 

長庚醫院於8/17舉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共同行動模式」照護記者會。

附註:
ADHD共同行動模式:之一

為何要共同行動模式:

ADHD的主要治療在醫療(包括藥物)、父母老師執行的行為治療及校園特殊教育方案。

從此治療內容知道,在三個面向都包含專業成分。

ADHD治療過程需照顧者協助兒童尋找專業資源及持續協助參與治療,而治療模式中的主要方式:行為治療需照顧者去執行,因此照顧者在此長期歷程中須同時扮演求助的照顧者,及介入的治療者雙重身分。

因ADHD照顧者本身為ADHD症狀衍生功能損害的負面後果承擔者,如校園衝突、學習困難,生活困難,所以本身也是壓力的高風險群,我們的ADHD家庭研究顯示ADHD媽媽的生活品質較差,而沮喪的媽媽較難正向協助孩子。這就產生了ADHD照護中的核心困難:長期承受孩子症狀後果壓力的親師照顧者,卻被賦予期待成為症狀解決的責任者,當問題解決不如預期,親師就理所當然成為被指責的第一選擇,這就是ADHD照顧者的矛盾困境。

因此ADHD照護系統,必須解決上述的矛盾困境。因此治療者除提供ADHD孩子提供專業治療,如診斷評估、藥物開立與監測,會談支持及其他認知行為治療等,也同時須提供照顧者學習行為治療技術的機制,並確認及督導此學習得的技術執行之品質與修正,形成一種專業賦能(empowerment)的支持系統。更重要的是提供照顧者的支持,評估及適時的協助,成為照顧者在知識需求、情緒支持的”照顧者”。

此狀態不同於一般建議的醫療中共同決策模式(shared decision making),因共同決策模式在強調專業治療者須讓求助者有機會得到治療的完整資訊的了解過程,並一起在了解治療的選擇及各種好壞可能,透過共同討論,讓求助者根據自己的價值選擇適合自己的醫療方式。然而決策後,專業治療者仍是醫療行為的主要執行者。但在一些長期照護領域中,如兒童身心疾患的領域,照顧者往往要承擔此決策後並無法涵蓋完整的長期照護過程,即照顧者也須長期承擔執行治療者的另一挑戰。

因此在此領域的照護,若希望達到良好成果,勢必建立一超越共同決策模式嶄新策略,而我們透過ADHD心動家族十年經驗摸索建立的架構,提供了一種促進ADHD的治療者與照顧者共同合作,進而建立一長期互相支持與學習成長的模式,並進而以其成果(如ADHD兒童亮點作品),吸引更多社會支援的參與,形成從專業(醫療)場所延伸到連結家庭、學校、社會一層一層連結的ADHD長期支持連結網路。而這就形成了全面性、專業性、支持性、連續性、長期性、共同參與性 六大特點的ADHD共同行動模式(Shared Action Model)基本核心原則。

陳錦宏 20180818(依照CC-BY-SA)授權

 

熱愛畫畫的阿弘,因罹患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與爸爸常起衝突。心力交瘁的爸爸原想帶著他自殺,但在與專業人員的合作下,阿弘的情況改善,繪畫天份也成為他人生的亮點。嘉義長庚醫院推動共同合作模式,讓照護者成為孩子的治療者,助孩子找到人生亮點。

嘉義長庚醫院陳錦宏醫師表示,ADHD的成因在於生物因素,孩子的大腦比一般孩子慢了三年,因此在執行力、專注力、努力、情緒管理、記憶力與行動力上都受到影響。他表示,「礙眼」的症狀並非孩子的本質,若揭開症狀的封印,就能發現孩子的亮點。就像透過畫畫改善脾氣、思想的阿弘。父子關係在治療過程中得到改善,爸爸也獲得台南市政府頒發模範父親表揚。

然而需要被關心的,並不只有患者本身,在與患者互動的過程中,父母、師長也會面臨很多的困難。根據陳錦宏醫師的研究,ADHD患者的媽媽生活品質較差,也較為沮喪。其中一位患者的家長,陳女士提到,照顧小孩一整天後,又得面對婆婆和老公。當下陳女士在其他家長的群組中求助,重新得到了能量。

陳錦宏醫師表示,自己在10年前走出診間,成立了病友團體,後又成立協會,透過共同合作模式,家長、老師、專業人員得以結合。合作的過程也帶有團體治療、家族治療的意義。他也提到,不要小看家長的能力,他們能做的比我們想象中多。家長、老師等照護者之間彼此協助,甚至成為可以幫助其他患者的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