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困難,因為要解決困難,所以新的可能與意義就有機會形成

因為困難

最近連續為了來就診的學生,ADHD+自閉+癲癇+攻擊與自傷行為+單親,跑到台南偏鄉的學校去和老師開會,和學校老師們討論如何處理各種危機狀況。

開著老車子上高速公路,下台南再到鄉間去,導航會導錯的地方。鄉下的學校,遇到這種患者,壓力是超級大,非常多時間在安定大家的心,然後再一步一步討論危機處理步驟與平常的行為介入策略。

來回近1.5小時的車程加上2個多小時的討論,其實是很耗時間與體力,然後老車子又有點危險,然而去了,情況就會好一些。只是為了安學校與家長的心,勢必還要討論好幾次,所以就在想,有什麼方法解決這樣的困難?而隨著心動家族共同模式的被傳播,這種需求性將越來越高,尤其是資源較弱勢的區域與學校,而從地圖看,我們剛好被這些區域包圍。

想著想著,然後又想到一種新模式,然後下午就開始著手設計及尋求資源,然後就找到可運轉的可能性。

因為困難,因為要解決困難,所以新的可能與意義就有機會形成。

我想,最辛苦的家長與老師們,也是不斷在重複這個歷程吧。

陳錦宏醫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