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默默的支撐者

心動家族四年了,經過許多人的努力,它已變成台灣ADHD社區全方位照護的重要典範,連其他國家官員、醫界及學者均要來參訪;參與活動者的滿意度在各項度均超過9成,也受邀在國際專業通訊上分享此模式。這四年來,參與活動的人超過12000人次,辦超過300場活動、600堂課程。

這過程,太多人的投入都值得描述,然而第一個該被知道的是實際行政執行者詩婷,以及背後默默支持她的先生。

協會大多數的活動時間均在星期六、日,也就是說,這四年詩婷及先生的假日大都是陪著非親非故的ADHD孩子與家庭度過,而她的小孩也幾乎是在協會長大的。

而她不知接過多少無助家長的電話,充滿情緒及混亂,因為她溫暖及耐性的特質,安撫了這些家長許多的焦慮。多少臨時危機的家庭,也靠她的資源調度來度過風暴。多少的課程與講師的協調、學校合作的建立關係、活動的前後打點,就靠她的來回的居間運籌,然後,要承擔這過程所有的期待與不完全滿足的反應。

最近協會的電燈壞了,就看到詩婷先生下班後來更換燈管,幼稚園的小孩就在旁邊遞燈管,那一刻,協會是被當作家一般被他們所照顧著。然後,為了幫協會珍惜每一分資源,仍然忍到最熱的時候才願意開冷氣。

即使,家族事業要她回去幫忙,薪資是協會工作好幾倍,她仍持續想辦法如何可以繼續幫忙。

協會站得穩,就靠她的善良與能力,套句家長說的話,是上天派來幫忙的人。

是否就請被幫忙過的所有的人,遇見她時,說聲謝謝。

而最需要說,應該是我,謝謝。

陳錦宏理事長 卸任前最想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