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道中學的故事

幾年前我曾經因為一位ADHD合併亞斯伯格的患者受邀到明道中學去和老師,輔導老師及家長一起開IEP會議,有這兩種問題,在班級上很難避免人際關係的困難。學校輔導室的老師是很認真想找出方法幫忙孩子。之後那個學生真的一直能夠在這個學校待到高中部畢業。

Continue reading


在去年12月3日參加了心動家族的「與醫師面對面」活動。以前都是在演講臺上和大家見面,這是我第一次在溫馨的空間中,和陳醫師,林醫師與許多家長,一起坐下來聊聊天,談談真正的心底話。

這是一個溫暖的空間,一個真正的大家庭;在這個大家庭中,每個人都獨自的與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奮鬥著,但也彼此給予支持、給予溫暖、給予知識、給予經驗,讓彼此知道還有大家的陪伴,讓彼此知道:原來不只有我有這樣的無力感,原來大家都是這樣的在奮鬥著啊!

Continue reading




一個小學生的故事

ADHD心動家族開始的契機有幾個緣由,其中一個是關於老師。八年前我正在台中邊工作邊準備英國博士班最後的口試通知,因此除了臨床工作外,盡量減少其他的活動,有一天一則台中地方新聞卻改變了我的計畫。新聞講述的是當時工作醫院鄰近區域的一所小學,一位小學生因為常上課走動被老師用繩子綁在座位上,在ADHD議題還沒有像今天這麼引起重視的時代,這個新聞並未引起太大風波,然而對相關領域工作的我而言,卻是極大的震撼。一般人聽到這樣的新聞可能會直接指責這老師,就像近幾年的一些人對ADHD學生的老師的攻擊一般,然而在這裡領域工作久的人都知道,事情發生常有複雜的過程,也不是簡單指責一個人就會改變,而是這個系統陷在一個惡性的有困難的狀態,簡單講,老師及家長都陷在不知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困難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