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媒體報導~投資社工 搶救兒童

陳錦宏/

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理事長、嘉義長庚醫院精神科醫師

「一周驚傳4起虐童事件,全台搶救15,469個受虐兒」,「狠父悶死嬰」,」悲慘世界,殺童案2天3起」,這是台灣近一周的報紙標題,近年來台灣陸續發生兒童虐待事件,甚至造成死亡的結果,如最近的父親、舅公虐殺兒童事件,竹北弱智兒童被圍毆致死。台灣這幾年因貧富差距比越來越大,代表會有越來越多的弱勢大人們需花更多時間取得溫飽及處在情緒困難狀態中,而相對的弱勢家庭兒童就處在越來越危險的的處境。以自己近來在經濟較弱的偏鄉工作經驗,越來越多父母因經濟困難而爭吵離異,而單親父母常需為了工作離開工作機會不多的偏鄉,於是兒童照顧常由不是父母,而是其他親戚照顧;或父母找不到工作常有情緒問題,而照護品質就更令人擔憂。

在這樣弱勢族群危險下限不斷往下修的同時,社會如何建立起防護網保護這些孩子成為刻不容緩的工作。從每次新聞事件我們常見到的狀況是:事後大家檢討常會覺得扼腕的是在這些事件過程出現的家庭,常不知如何去取得社會資源來協助自己,其次是社會保護力量常觸及不到這些人,其中重要的環節之一在於社工人員及其掌握資源太少。相對於有能力運用資訊及資源的人而言,弱勢族群的特色在於其和外在的環境聯繫能力低,因此無法得到各種資源的資訊,也就無法運用這些資源。

以自己最近治療一位嚴重情緒障礙而自我傷害的國中生為例,他因上國中後反應慢,就常成為被同學戲弄的對象,因為不知如何處理情緒及求助,就開始拒學及傷害自己,經評估後發現其有中度智能不足問題,已經需要特殊教育的安置及殘障手冊的福利,可是單親家長完全不懂這些訊息,所以請社工盡快提供資訊並協助取得資源,最後安置在適合他程度的特殊教育學校。另外以往多次參加學校個案討論會時,許多困難學生背後的困難家庭也從未見有邀請社工的評估與介入。

自己在專業成長過程中,包括一般精神醫療工作及921地震救災經驗中,受過許多社工前輩及社福團體的教導,在社會資源建構、家庭動力評估及介入、高風險急難家庭的保護、串聯社會及家庭連結等向度有許多學習,深覺社工是一重要專業,尤其對於急難或弱勢的族群更是重要的第一線救星,然而在台灣此專業長期被低估及資源投入的貧乏,使得這些專業朋友的工作常處於過度辛苦的狀態,甚而成為社會事件發生時的代罪羔羊。

最近各種兒童虐待的狀態及背後浮現的台灣弱勢家庭危機,有可能再度引起社會的短暫關心,也會有各種建議包括制度的討論,但這些勢必緩不濟急,且依台灣過往經驗,此弱勢議題常在一段時間後就被遺忘,可行的方式在於盡快投注資源在社工人力及工作環境,透過他們的專業去將現有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益,並根據他們的經驗去填補需填補的社會結構漏洞,這將是最快速有效益的解決方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