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 -阿米老師

三年多前,一個機會聽了陳錦宏醫師的第一場針對ADHD的演講,身為一個國中老師加上本身又是學生物,這場演講竟然像洗腦似的改變了我,有那種瞬間被解放的震撼。教書20幾年的困惑終於明白了。

有一句古語:「一樣米養百種人」當老師的卻也有「一個老師教出百種學生」的感慨,大部分的人(父母、師長、社會人士)都認為一般的學生不學好、書讀不好就是這個孩子不上進、自甘墮落。上課發呆、愛講話、容易情緒激動、甚至霸凌同學,都是孩子不會想。大家試圖用盡各種方法督促、輔導卻不見成效,最後家長、師長累了放棄了,而被放棄的孩子也放棄了自己。這些不被肯定的孩子,他們的人生觀是灰色的,因為他們無法靜下來聽課、讀書、寫作業,不知道他們還能做什麼被認同的事。每天在家裡在學校就是被念、被罵,過著超級無聊又無成就感的生活。結果就是上課睡覺不然就乾脆蹺課,到外面晃,尋找會認同他的人,很多孩子最後被幫派吸收甚至染上毒隱。這是家長的無奈也是老師的遺憾。

當我知道這一切是因孩子的腦部發育尚未成熟,造成腦部功能有些不健全時,終於知道這些孩子怎麼了,不再認為這些孩子是自己不學好,是家長沒教好,更不那麼自責自己為何無法將學生教好、管好。更重要的是我接受孩子先天的缺失,雖不苛責強求,但會尋求他們可以做的到的來要求,那怕只是一點點改善,都會大大的放大他的好,為孩子添加更多繼續走下去的動能。

從陳醫師那兒知道和學生打好關係是行為治療成功的必然條件,自己不知不覺中又改掉從當老師以來就有的那種權威式作風,會聽他們說話而不教條式說教,學生變的愛找我聊天,很多孩子他的內心並不像外表一樣拒絕一切,而是外界從小就拒絕他,他也只好像刺蝟一樣將自己武裝起來,如何去接納他,化解他的敵意,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這一切如果孩子沒有去診斷治療,如果家長和其他老師觀念及方法沒有改變,那孩子依然會過的很辛苦。

好幾次因對ADHD孩子的主張就醫被誤解而心生放棄念頭,想退縮到自己可以掌握的世界就好,但每次看到那一張張天真無邪卻又充滿挫折的臉,都會讓我的心揪在一起,孩子何其無辜。偏偏台灣的大人們大部分都不懂,深刻體認成立協會的重要性,鼓起勇氣回應陳醫師為ADHD孩子成立協會的呼籲,這三年多來和陳醫師一直希望能凝聚更多資源、人力順利成立協會,能為ADHD孩童謀取正確的對待,為家庭、學校提供正確的觀念與醫療管道,更希望能使教育主管機關積極重視ADHD這個議題,能由上而下全面來推動教師的ADHD輔導知能。台灣如果要升等為先進國家,經濟發展不該是唯一的指標,我們在醫學常識、精神層面的認知、醫療措施、相關法令規定、社會福利等都要能跟上先進國家的腳步。

當老師最大的成就就是希望能把每位學生帶起來。自己在無知的情況下耽誤學生20年,這種遺憾希望能減少,也希望能為這些孩子出聲,改善他們的環境。ADHD孩子的人生可以是充滿希望的,可以是積極正面的。每個孩子都有健康的人生,那是為人父母最大的盼望,且校園將更友善,社會將更祥和。

ADHD這個議題今天不做明天便會後悔,這是一條漫長的路,願我有源源不斷的能量,我願用我的下半輩子來成全。

(撰寫人:阿米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