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專欄–想要馬兒好 陪著多吃草

黃國祐
社團法人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常務理事
中山醫學大學語言治療與聽力學系助理教授

4月23世界書香日將至,教育部和文化部照例又要推廣閱讀活動,只是宣示往往不敵現實,因為依據文化部「台灣出版產業發展策略」所載調查,台灣幾乎是最不愛閱讀的國家,每人每年平均只閱讀2本書(日本8.4本、新加坡9.2、南韓10.8、俄羅斯15),驚訝吧!台灣常看到宛若精品店的書局,卻不是個愛看書的國度,而這不愛閱讀的習慣,恐怕還是教育系統長期精心培養所致,5年級的父母們應該都有同樣的經歷:學校禁止攜帶任何「課外書」,尤其是小說和漫畫,甚至明令:搜到,警告伺候!

台灣焦慮的教育系統有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矛盾情結:希望孩子琴棋書畫樣樣精,博學多聞樣樣行,卻不願多花心思培養孩子閱讀習慣。而所謂的讀書,依然停留在只讀升學測驗的「課內書」,許多家長和國中老師擔心看升學測驗不考的課外書會干擾對教科書的記憶,深怕佔據原本就不多的認知資源,最終導致學業成就不佳,如此一來,人生何來光明坦途?因此,從不鼓勵孩子看漫畫、小說等「無意義的閒書」。殊不知,這些閒書或許才是孩子最重要的獲取知識來源。

其實,認知科學研究發現:知識系統的建立已不再是如同堆倉庫般的有限空間概念,而是由點到面的類神經網路連結,連結越廣反應越快,連結越深記憶越牢。如何又廣又牢?最簡單的方式便是從不同管道、不同角度多方多點接觸該知識訊息,並且多思索多討論,透過思索與討論不斷強化知識意義,如此自然能夠觸類旁通並且永誌不渝,此即是人工智能AlphaGo能打敗南韓棋王李世乭的主因,因為AlphaGo能透過無數條網絡聯繫,在短時間內面對不同狀況,選出最佳決策。因此,獲取知識最簡便的方法便是多閱讀閒書並且討論它,因為單從教科書上獲取知識訊息不僅不夠,而且管道顯得過於單調,再加上台灣教科書的編排沒有相互聯繫的故事架構,「索然無味」幾乎是共同特色,自然引發不了孩子的探索興趣,難怪教科書考完即丟,無人珍藏。

許多研究指出,學業成就佳的孩子多數自小即有大量閱讀的經驗與習慣,無論是漫畫、小說或科普。甚至,進一步分析閱讀能力優異的孩子,在排除可能的人口學干擾變項的條件下,最相關的因素居然是「家中藏書量」,亦即家裡頭書籍越多(不限種類),孩子閱讀力越好。有回公共電視「爸媽冏很大」,找來幾個大學各科系的榜首,談談他們如何成為榜首?是否只專注於升學測驗的準備?結果發現,這些學業上的天之驕子有個共同特色:幾乎人人自小無書不讀,並不只將時間花在教科書或評量卷上。令人意外嗎?一點也不!試想:愛看書並常看書的孩子,對於文字理解及文章內容整合勢必比較精熟,對於自身閱讀能力的監控拿捏一定得心應手,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看完一本書,或是什麼條件下能看什麼書的效率掌握,一定比較在行,而這樣的能力一旦養成,自然能類化到各方面的紙本學習,理解教科書自然小菜一碟!再加上如能從其他更生動有趣的管道(閒書一定比較有趣)獲得教科書上的相關知識內容,勢必能夠主動塑造由點成面、既廣且深的知識網路聯繫。

近些年,全球吹起芬蘭熱,芬蘭對教育的重視舉世矚目,整個國家對閱讀的投入早已變成生活的一部分,每三年一次的PISA評量(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芬蘭孩子不僅次次名列前茅,更難得的是高低分的差距全球最小,亦即強調教育資源的公平均質,絲毫未有城鄉差距。甚至多數芬蘭父母願意讓孩子唸鄉下學校,因有著更廣闊與更接近自然的環境,就算社區圖書館書籍不豐,還有每週一次的行動巡迴圖書巴士能夠補以不足。舉國上下有著清晰的目標與態度:芬蘭缺乏天然資源,最重要的資源便是人,因此厚植國力便是人的教育,教育最基本而重要的方式便是透過閱讀達到知識吸取、思索批判。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我們的教育單位居然還停留在該不該在學校看課外書的討論。學校不准,父母們只好自立自強,但是,親愛的爸媽們,切記教育無它,親身示範而已!當對著孩子說:「關掉電視看個書吧!」的同時,自己是否也順手拿起書本,還是從孩子手上接過遙控器,就往沙發上躺了呢?想要馬兒好,不能不陪著多吃草啊!

黃教授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