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專欄—獎勵給過頭 遊戲變工作

背景

黃國祐
社團法人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常務理事
中山醫學大學語言治療與聽力學系助理教授

翻翻心理學史會發現行為學派最重要的論述便是操作制約(operational conditioning),Skinner原想靠這招一統江湖,以此解釋人類甚至是所有物種的學習模式,但最終不敵人性複雜,事與願違。操作制約原理非常單純,當事人以行為後的結果決定是否繼續出現該行為。實驗室裡的老鼠因不經意按壓桿子而獲得食物,於是食物強化了老鼠的壓桿行為。從此,酬賞或獎勵成了制約行為最好的工具,也成為父母或老師最常用的教養方法。父母們為讓孩子用功唸書,常常獎勵孩子:單科滿分給100,五科給1000,就是應用操作制約的原理。剛開始孩子可能渴望獎品而積極努力,但是一旦父母停止給獎,或是沒能持續加碼,效果恐怕打折扣,弄不好,孩子甚至惱羞成怒。更值得深思的是,給予酬賞能促進動機,但是若孩子原來就具有動機的行為,給予酬賞反倒不見得是件好事。

心理學中有個經典實驗,叫做「遊戲工作化」(turning play into work),意思是額外的酬賞會減低孩童的動機和興趣。實驗是這麼做的:研究者在幼兒園架起攝影機,觀察兒童在自由時間做些什麼?結果發現有些孩子總是自發到美勞區畫圖。接著老師配合研究者設計,告訴孩子若是在自由時間到美勞區畫圖可以得到獎品。一時間,美勞區萬頭鑽洞門庭若市,持續二週後,老師說很高興大家已經培養喜歡畫圖的嗜好,因此不再給獎品了。於是,可想而知畫圖的孩子逐漸減少,甚至連給獎品前自發到角落畫圖的孩子都不常再畫圖了!詢問這些孩子為甚麼?多數孩子說:「我發現畫圖好像不是那麼好玩了!」。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被大人折騰了這麼一下,讓原本是真心喜歡畫畫的孩子以為畫圖是為了獲得獎品,一但獎品沒了興致也跟著沒了。不相信?台灣社會到處是無私奉獻無怨不悔的志工,但是工作薪水被減或是沒了年終,必定火冒三丈走上街頭,為甚麼?志工是興趣、工作是為了換取報酬的無奈啊!

所以,剛開始投孩子所好,給點誘因是可以的,一但建立起正向行為,孩子自然會從其歷程中獲得樂趣,而這樣的樂趣才是激發孩子持續不斷的最佳動力。就拿我們家小孩小學時學校推廣閱讀運動這件事來說,看閒書很有趣,但老師如果要求每次看完都得寫讀書心得,寫10本給獎狀,還要謄寫美辭佳句,寫不好還被退件重來,如此一來,閱讀變成例行工作,孩子反倒心生無趣不想看書了,這真是對原本就有動機的孩子最大的懲罰。大人唯一該做的便是提供孩子閱讀的素材以及偶爾試著與孩子分享書中的樂趣,千萬不要每本都寫讀書心得或是考他記得多少。學校老師為求業績交差,反倒成了閱讀風氣的超級殺手,不可不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