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友善成為一種可能:注意力不足過動疾患(ADHD)的台中校園經驗 I

一個小學生的故事

ADHD心動家族開始的契機有幾個緣由,其中一個是關於老師。八年前我正在台中邊工作邊準備英國博士班最後的口試通知,因此除了臨床工作外,盡量減少其他的活動,有一天一則台中地方新聞卻改變了我的計畫。新聞講述的是當時工作醫院鄰近區域的一所小學,一位小學生因為常上課走動被老師用繩子綁在座位上,在ADHD議題還沒有像今天這麼引起重視的時代,這個新聞並未引起太大風波,然而對相關領域工作的我而言,卻是極大的震撼。一般人聽到這樣的新聞可能會直接指責這老師,就像近幾年的一些人對ADHD學生的老師的攻擊一般,然而在這裡領域工作久的人都知道,事情發生常有複雜的過程,也不是簡單指責一個人就會改變,而是這個系統陷在一個惡性的有困難的狀態,簡單講,老師及家長都陷在不知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困難中。

我看到新聞當天,立即撥電話請當時工作醫院的公關室幫我在隔天召開一個記者會,主題講的是甚麼是ADHD,它可以如何在現代知識進展下被有效協助的方式,以及這是多麼有希望可以改變的問題而不必然要陷入這樣的困境。然後一些家長看見記者會新聞稿內容後,訝異地發現他們長期的困難是如此相似及可以被改變,於是紛紛開始來求助,在他們的小孩改善後,就開始積極希望我們要多做一些對家長及學校的衛教工作,不要讓許多人像他們一樣因為缺乏知識而受困多年。於是從八年前開始,我們在ADHD議題上進行了一系列計畫,至此開始了心動家族模式,然後也改變了自己原新設定的發展軌跡。

ADHD心動家族的運作模式,深受自己在英國博士班所做的世代研究訓練影響,世代研究做的是去追蹤一群人的某些事件的長期變化,重點在長期定期觀察的效應,因此時間的累積,就會讓重要的意義浮現,這也是深受在瑞典參加一次精神醫學國際研討會中的震撼,當看見全世界重量級研究大多來自這類研究,如劍橋50年研究,而這類研究一報告,你就知道時間累積效應不是現在多努力就可趕上。因此我們一開始想改變這個系統的困境,就設定長期與定期做法,並且清楚必須做出一個明確解決模式出來,否則就會陷於台灣常見的許多人很會分析問題,然後分析者彷彿專家般簡化地把和問題相關連結的人指責一遍,然後彷彿事情就結束了,這種在語言中完成一切的模式,每每持續遺留著問題,甚至讓原來系統內的人更挫敗。限於資源薄弱(剛開始就一位醫師帶著一位社工一起進行),就先以自己做得到的每季一次衛教演講和每季一次的家長團體分享及成長模式,這八年除了我去英國口試期間中斷一次,之間未曾中斷過。

*台中老師的故事*

在這八年中,我們的演講及團體都是辦在假日,本來以為大多是家長會來聽,後來驚訝地發現有許多老師的參與,這八年來我們統計過來聽演講的老師超過3000人,顯示老師們也很想了解如何去協助這類學生的心情。就像原先的假說,時間效應會累積,從門診開始大多數的家長都抱怨老師不了解ADHD小孩,多以處罰及責怪為互動方式,到後來門診大多數家長都覺得台中的老師很多很願意幫忙ADHD小孩,也提供家長很多相關訊息。印象深刻的是在前面所講的將過動小孩綁在座位上的故事的同一學區國中,有一次同時來了十位老師到診間詢問我如何幫忙一位就診中的ADHD合併憂鬱的學生,然後下一次門診媽媽就帶了這些老師共同設計的協助方案請我給意見。也有家長反映老師聽了演講後,跟家長說我們就一起來想辦法幫ADHD孩子,包括彈性作業量等。也有老師聽說了困難ADHD學生,在編班時自願教導這樣的學生。在此同時多次受台中市特教科邀請去做鑑定輔導協助,然後發現台中市教育局特教工作人員持續在做各種努力,也引進了多個領域專家在試圖提供老師及家長更多此方面的資訊,包括巡輔老師訓練也多次找我去演講。所以若將老師的態度分布看成一分布曲線,經過多方大家多年的努力,整體台中的學校及老師們在往了解ADHD與善意對待的方向有很明顯的移動。

*許老師的故事*

這其中有一位許老師是我們和學校連結的重要老師。許老師在台中一社經地位較弱的區域國中工作,她在一次聽完演講後發現她自己對ADHD這麼不了解,然後才知道她以前常用校規來處罰的學生有很多有這類問題,自從她聽了我們一直想讓大家知道的觀念:ADHD症狀有很強生理因素,為腦部發展較慢所以較幼稚,所以在某些層面如自我控制及專注學習上常常跟不上同儕的表現,大多非學生故意,也非家長不認真教,她才發現原來過去因為不了解而採用無效且負面的對應方式。因此她開始積極協助心動家族對老師的教育,協助後來我們和四維國小長期合作在辦活動時老師可以有修業學分,她再介紹林珮涵市議員,透過議員引薦和教育局合作,安排去向全台中市的校長及輔導室主任演講,之後陸續到30多間的學校演講,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崇倫國中還特地連續幾年都找我們去演講,透過後來多位家長描述,也成為我認為非常體諒ADHD的國中之一,這不見得是我講的好,但具體呈現了這所學校對此議題的重視與學習態度,而這種態度就會引起不同。

四維國小的故事(待續)